Vardy说Kane不拿金靴就跟他姓

英格兰十三年老球迷😂一直在吹三狮夺冠却一次次被打脸的死忠

我也不知道我一个好好的英格兰球迷

放着英文系不去去什么法语系

这玩意儿快给我学炸了

要是真有什么的动力的话,是拿破仑吧🤣


厉…厉害了老年人们🤣

年轻人要多多学习

发老糖了

老年人的ins互动

😂这个表情真的好受欢迎啊

P1,米利托的眼神:“我左手边和我左手边的左手边都是大猪蹄子”

P2,终于站在两人之间的嗨皮米利托🤣

说实话,我真不知道米利托到底

prefer哪个

洼地退出国家队了…
还说如果遇到伤病危机需要他的时候,他会回来
哎,原地爆炸

朝圣去了
顺便领教到了你刺球迷的歌喉

在Liverpool FC 的店里
队花和队草的签名鞋放一起
😑???

【凯蒂】测谎游戏之后(下)

拖延症终于逼自己给弄完了🤣
谈情说爱属于他们,逗比属于我
不会开车,开条船糊弄一下啊🌚

【凯蒂】测谎游戏之后(下)

“你睁开眼睛,看着我。”Kane的语气中仍然不夹杂什么感情,但就是让Vardy觉得他冷冰冰给他很大压力,像是在命令自己。

我才不要睁眼。Vardy心虚地想,把眼睛闭的更紧了。

“我让你睁开眼睛!”Kane突然伸出双手,紧紧扣住Vardy的肩膀疯狂摇晃着他,几乎咆哮着“你看着我,看着我啊!”

Vardy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Kane,这样,生气的Kane。

对,他的确是生气了,要是连这都看不出那他未免太傻了。

在Vardy的记忆里,Kane一向都是一脸波澜不惊的神情,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,除了比赛以外,没有什么能影响到他的情绪了。

但这次不同,好吧,肯定不是为了比赛,那他生气到底是为什么呢?

于是,被好奇心驱使着,以及感到有点恐惧的Vardy,睁开了眼睛,不经意的往里缩了缩身子。“什…什么?”他小心翼翼地开口。

“我,还是Cahill?”Kane直勾勾地盯着他,那眼神,像是要深入到他灵魂里。

“哈?”Vardy的脑子突然短路了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第三个问题,回答我,我,还是Cahill?”Kane紧皱着眉头,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。

“我不明白,你到底在问我什么?”Vardy一脸茫然。

“别装傻了!我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没数吗?你到底在干什么,训练躲着我,吃饭躲着我,连外出活动也躲着我!你和Cahill越走越近,从欧洲杯的时候就是,集训在一起,逛街在一起,飞机上巴士上都在一起,最近你的ins上晒的全是和他一起训练的照片,告诉我,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Kane狠狠咬着牙,眼里快要喷出火。

“我和他什么关系?你有什么资格问我和他什么关系!”Vardy瞪着他,脖子上青筋暴起,“凭什么?凭什么你就能把我冷落在一边,让我孤零零地看着你和俱乐部的小队友们打个火热,等到你玩够了,想起我了,需要我了,我就要及时出现在你身边?我是神经病吗?你当我是为了你活着吗?对不起,你真是高估了在我心里的地位了吧?你有你的朋友,我也有我自己的,我有什么必要为了你去疏远别人?你在要求我的时候能不能先想想自己?起码,Cahill和我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,我们能互相分担,不像你,冷酷,无情,自私,从来不肯抽出点时间了解一下我的想法!Harry Kane,你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!”

“呵,你说的对,我无情,我的想法的确不像你,我没办法把俱乐部队友丢在一旁,毕竟我和你不一样,你是拿过英超冠军的人了,全世界都知道你Jamie Vardy的大名,每一个小朋友都听说过Vardy的励志故事,我呢,我他妈的我有什么?!抢*来的一个进球吗!?自私?连你也要给我贴标签吗!”Kane怒不可遏,眼镜通红,死死拽着Vardy的领子,挥着拳头,下一秒就要揍到他的脸上。

“对不起…是我说话有点过了…”Vardy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,低着头,垂下眼帘,声音里带了点悲伤,“说不在乎冠军你肯定不相信,就连我自己都不相信,可是你知道吗,我更在乎那些一起踢球的朋友啊,那个夏天对我,不,对我们来说,就像童话一样美好,然后呢,Kante,那个爱笑的大男孩;Drinkwater,那个勤勤恳恳又爱替别人操心的家伙;还有Mahrez,那个总给我送妙传的天才中场…哈,可能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吧,或许下一个是Maguire,Simpson,谁知道呢…”他的声音越来越小,Kane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犯错误了。

我不该问这个问题的,更不该挑起这个话题。他懊恼地想着,他可不想看自己的小情人难受,原本就是想逗逗他,怎么事态发展的如此出乎预料?

“喔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不是要故意冷落你的,我真的没想到你会吃醋,我也没说你不在乎队友,你知道的,我最近压力有些大,你和谁走得近都与我无关的,我不该插手,不该多问,你能理解吧?”Kane想,看这事态,只能说点什么宽慰他一下了。

我吃醋?还与你无关?好一个与你无关呀。Vardy勾了勾嘴角,扯出一个凄凉的笑,自顾自地说下去。“有时候我真的觉得,当一个职业球员,还不如踢野球快乐,永远是身边那帮朋友,一起踢球,看球,泡吧。”然后他抬起眼,盯着他,用一种奇怪的语气说道,“我曾经天真的以为,你会为了我留下来,然而你没有,当然,你没有,你和他们一样,都是我生命中的过客。”

有那么一瞬间,对,只有一瞬间,Kane觉得面前这个家伙脆弱极了,孤独极了,需要人保护,需要人陪伴,并不像他外表展现出来那般从容。

“你也不要那么大压力了,你还年轻,金靴会有的,冠军也会有的,等到那时候…”他深吸一口气,“等到那时候,陪伴在你身边的就不是我了,你会有更优秀的队友,你们一起庆祝,一起欢笑,那才是你现在应该为之努力的,正确的事情。”

“然后,这最后一个问题,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话。”Vardy停了下来,像是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。

Vardy吃力地撑起身子,伸出右手揽过Kane的脖子,看了看他近在咫尺的脸,在他的嘴上落下一个浅浅的吻。

与Vardy本人完全不符的,那是一个生涩的,蜻蜓点水般的吻。

“我的回答,现在你满意了?”Vardy说罢,偏过头不再去看他。

那台碍事的测谎机显然被吓坏了,一声也不敢出。

可是Kane却依然板着脸,他在心里有些责备Vardy,既然你早就舍不得我走,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呢?他摇摇头连声否定:“不不不,我不满意。”

Vardy一头雾水:“什么,问题都回答完了,你还要我怎样?”

“我不满意你那么难过啊,我希望你能开心一些,况且你就那么骂了我一顿,我的心实在是好受伤啊,你必须补偿我一下。”

补偿???Vardy的脑子里闪过一些不好的画面,惨了惨了,躲不过去了吗?

“你得带我去打台球才行。”Kane一本正经地说,Vardy总算松了口气,然后被对方连拉带拽的弄进休息室。

哎,不对啊,这家伙怎么比我还熟门熟路的?Kane平日里一副乖乖的样子,想不到也偷偷往这里钻啊。“WTF?你打个台球锁什么门啊?”

“我突然觉得,你比台球有意思多了,所以我们还是不要玩台球了吧?今天玩点别的。”Kane一把拽过Vardy,将他按在球桌上。

Vardy气坏了,为什么这个面瘫不管说什么骚话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,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,“Harry Kane,你真的是个混蛋,你松手啊你要弄死我吗,嗷搁死我了!”

始作俑者依旧没什么表情:“别叫了,搞不好他们在隔壁看电影,你不想引来人的话就乖乖把嘴闭上吧,谁让你说谎呢,你就乖乖趴好接受惩罚吧。”

Vardy总算理解了什么叫出来混总是要还的,但他嘴上还在不依不饶做着最后的挣扎:“我没说谎!我说的全是真的!”

“真的?”Kane停下了手上的动作。

“当然是真的!我从来没有嘟嘟嘴自拍过!”Vardy高声辩解,“嗷,你做什么,你手往哪里伸啊混蛋!你快停手啊!”

当打完游戏回来的Eric、Dele和Trippier回来时,只看到一片狼籍的球桌,肇事者已经双双撤离了案发现场,根据目击证人Maguire的描述,当晚Kane扛着Vardy大摇大摆地敲门进了他的房间,并且义正言辞地将他打发走了。“随便你喜欢跟谁住,反正今天晚上就不用回来了。”这是他口中Kane的原话。

所以,拜大喇叭Pickford所赐,当第二天的训练Vardy缺席时,全队没有一个人惊讶的。

Southgate向Maguire问起Vardy的状况,后者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,“哦,他呀,腹股沟拉伤,在床上躺着呐!”

南大门闻言皱了皱眉,好歹也是那么结实的一个球员,“腹股沟拉伤?怎么搞的?”

Pickford赶紧做个“嘘”的手势,“这就得您亲自问我们队长啦!”

“哦,”Southgate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拉了拉马甲,“你们这帮年轻人啊,也不知道小心点,让我这个过来人说什么好啊。”

“嗯?过来人?”Pickford眼前一亮,嘴角挂上了迷之微笑。

而痛的起不来床的Vardy咬牙切齿地表示,总有一天,老子一定要亲手砸烂那台破机器,方解我心头之恨!

哦对,还有那个没轻没重的Harry蠢Kane。

“嘿,这里是Trippier电视台的记者Trippier,我想采访一下,据说你和Vardy好了至少两年了,只昨天一夜没看着就让Kane把他切走了,我想知道现在的你内心是什么感受?”

Cahill:我?和谁?两年?切走?什么跟什么啊???

真帅警告!
大英颜值担当上线